欢迎光临笋岗教育之窗

今天是

访问旧版笋岗教育之窗
首页 |

您的当前位置:所有文章新闻中心名家视点

陶行知—— 教育者之机会与责任

   2013/1/1 15:04:00     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


    今天我的讲题是《教育者之机会与责任》,但是今天到会的,除教育者外,又有受教育的学生,提倡教育的办学者。我这题目,和上面种种人有什么关系呢?我想,学生对于教育发生的影响,自己首当其冲,自然要去看看教育者是否已经利用他的机会,尽了他的责任。办学者是督察教育者的人,更有急需了解教育者的机会与责任的必要。所以我这演讲,实在是以上三种人都应当注意的。

    先从机会方面讲。教育者应当知道教育是无名无利且没有尊荣的事。教育者所得的机会,纯系服务的机会,贡献的机会,而无丝毫名利尊荣之可言。他的机会,可分四种:

    (一)有可教之人:

    (二)可教者而未能完全教;

    (三)可教者而未能平均教;

    (四)已受教而未能教好。

    以上四种,都是予教育者以实施教育的机会。且先就第一种讲:

    第一种是因为社会上有许多可教之人,所以教育者才能实行他的教育,倘若无人可教,则教育者就失其机会而无用武之地了。孔子日:“生而知之者,上也。”美国某哲学家对于他这句话很有怀疑,他反驳孔子说:“生而知之者,下也。”可是他的话确乎也有根据,譬如最下等的动物——细胞,彼从母体脱离后,凡彼母亲会做的事,彼都会做。再推到小牛,彼虽然不似细胞那样快,但是不用隔多时,举凡彼母亲的事,彼也会做了。小猴子却又不同,彼有几个月要在彼母亲的怀里,因为彼又是较高于小牛的动物。人又不然了,人在小孩子的时期,最早要候二三年后,始能行动,后来又慢慢由幼稚园至于大学,去学他的技能,以做他父亲会做的事。总之,幼稚时间长,所以可教;教育者的机会,也是因为有可教的小孩子啊!

    第二种是说可教的人没有完全受教。如中国有四万万之众,照现在统计表计算,只有五百四十万个学生。换言之,只有一百分之一点五是学生;一百人之中,能受教育的只有一个半人。这一百分之九十八点五的不能受教育者,都打着我们教育者的门,并且告诉我们说:“现在是你们的机会到了,有一个人不入学校,就是你们还没有实行你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 第三种是就受教的人说的。中国现在受教育有三桩不平均的地方:(一)女子教育;(二)乡村教育;(三)老人教育。

    第一桩,女子教育在中国最不注重。中国全国有一千三百余县没有女子高等小学,又有五百余县没有一个女学生。若照百分法计算起来,男学生占学生中百分之九十五,女子却只占百分之五;以家庭论,一百个家庭,只有五个是男女同受教育——好家庭了。所以为家庭幸福计,男女都应受同等的教育。女子教育的重要有三:

    甲、女子同为人类,自应有知识技能,去谋独立生活。譬如四万万根柱子擎着大厦,设若有二万万根是腐朽不能用的木材,则此大厦必将倾倒,这是很明显的例子。所以女子必须受教育,去共同担负社会的责任。

    乙、女子富于感化性,能将坏的男子变好,并且可以溶化男子的性情与人格。诸位不信,请看看你们的亲友,定可得着个很显著的证明。所以欲使男子不致堕落,非从女子教育着手不可。

    丙、女子受教育,必定十分顾及她子女的教育,不似男子的敷衍疏忽。所以普及女子教育,不但可以收到家庭教育的好果,并且可以巩固子孙的教育哩!

    第二桩,不平均是城乡学校的相差,城里学校林立,乡下一个学校都没有。以赋税论,乡下人出钱,比城里人多些;他们的代价,至少也应当和城里平均,才是公允的办法。故乡村教育,应为教育者所注意。

    第三桩,是小孩子可以受教育,而老年人则无受教育之机会。一般教育者,也只顾及小孩子的教育,对于老年人很少加以注意,这也是件不平均的事。中国现在内外交困,社会多故,如若候着那班小孩子去改造,非待二三十年后不能奏效。所以欲免除目前的危险,必须兼顾着老幼的教育。

    许多女子、乡村人、老年人都打着我们教育者的门,如求雨一般地哀求我们放他们进来。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到了!

    第四种机会,是因为小孩子虽然受教,但是没有教好。如已教好,我们教育者又无机会了。没有教好者,可分四层讲:

    甲、人为物质环境中的人,好教育必定可以给学生以能力,使他为物质环境中的主宰,去号召环境。如玻璃窗就是我们对于物质环境发展的使命之一。我们要想拒绝风,欢迎日光,所以就造一个玻璃窗子去施行我们拒风迎光的使命,叫讨厌的风出去,可爱的日光进来。又如我们喜欢日光和风,但是想拒绝蚊蝇,所以又造了一种纱窗去行我们使命。这种使命,并非空谈,因为我们有能力,确可使这些自然的环境听我们调度。故学校应给学生使命环境的能力,去做环境的主宰。以上不过是表明人对付环境的两个例子。

    水也是自然环境之一,但是人不能对付彼,常常为彼所戕杀,如去年门罗②博士到苏州参观教育,同行有四位女学士。过桥的时候,女学士的车子忽然翻落桥底;当时船家和兵士都束手无策,等到想法捞起,已经死了一个。我们从这件事得着一个教训,就是“学生、船夫、士兵都不会下水”,以致人为自然环境的“水”所杀。

    人在青年时发育最快,身体的发育犹如商人获利一样,可是商人获利是最危险的事,偶一不慎,当悖出如其所入。我们青年生长时,亦有危险,学校讲求体育,应问此种体育是否增加学生的体健,使他们不致有种种不测之事发生?

    这种学生的父兄,也带了他瘦且弱的子弟,打我们教育者的门,厉声问我们教的是什么教育?

    乙、人不但是物质环境中之一人,也是人中之一人。人有团队,有个人,在这团体和个人中,便发生相对的关系。此种关系,应互相联络,以发展人性之美感。在此阶段制度破产时,我们绝不承认社会上还有什么“人上人”,“人下人”,但是“人中人”我们是逃不掉的。我们既然都是人中之一人,那么,人与人自然会有相互的关系了。这种关系能否高尚优美,尚属疑问。且就现在的选举说吧,被选人手里执着些洋钱,选举人手里执着一张票,他们所发生的关系,是洋钱的关系,选举的关系罢了!这种关系能合乎高尚的条件吗?

    再看留学生的选举如何?记得从前中央学会选举时,自称为博士、硕士的留学生,不也是一样的舞弊吗?其他如大学毕业生、中学毕业生以及未毕业的中学生,他们又是怎样?他们为什么拿着清高的人格去结交金钱?去结交政客?做金钱的奴隶?做政客的走狗?这样的学生对得起国家、社会吗?对得起父母吗?对得起自己的人格吗?

    国家、社会、父母,都带着他的子孙,打我们教育者的门,骂我们为何太不认真以致教出这种子弟!

    丙、好教育应当给学生一种技能,使他可以贡献社会。换言之,好教育是养成学生技能的教育,使学生可以独立生活。譬如社会上的农夫、裁缝、商人、工人、教员……他们都有贡献社会的技能,他们各人贡献他们所做的事,可以使社会得着许多便利。倘若有一个人没有能力,则此人必分大家的利,而造成社会的恐慌了!所以教育的成绩,就是“技能”;教育就是“技能教育”。且拿现在的师范生做个比喻,现在师范毕业的学生只有十分之八可以服务,十分之一可以升学,其余的十分之一,却做了高等游民了。再看中学毕业生,也只有三分之一可以服务,三分之一可以升学,其余三分之一,也就做了游民了!但是他们虽然不能服务,倒不惯受着清闲的日子,反做出许多不正当的事业,实在危险啊!

  这种游民式学生的父兄,也打着我们教育者的门,问我们何以教出这种不会做正当事的子弟?并且教我们重新改过课程,使毕业的学生皆可独立。

    丁、人不能没有休息,但休息是人最险之时。人无论怎样忙,都没有损害,倘若休息,则魔鬼立至。我们可以看出社会上许多恶事,都是在休息时候做的。所以学校里有音乐,便是给学生以正当的娱乐,使学生不致在休息时间做出恶事。可是学生回到家里,既无教员、同学和他盘桓,又没有经济设置音乐去助他的娱乐,难免不发生其他的事来。所以学校应当使学生在休息时有正当的愉快。

    这又是我们教育者的机会了!

    总之,以上皆是我们教育者的机会。平常人对于机会怎样对待呢?大约可以看出四种情形来:

    (A)候机会有一班教育者天天骂机会不来,好像穷妇人想发财一样,但是机会不是观望的,所以等着机会是极愚拙的事,可以料定永远不会收着成效的。

    (B)失机会又有一班教育者,他明明看见机会来了,等到用手去捉彼,彼又跑掉了。如此一次,二次,三次……仍旧不能得着机会。因为机会生在转得极快的圆盘子上,倘若没有极敏捷的手去捉彼,总会失败的。

    (C)看不见机会  机会是极微细的东西,有时且要用显微镜和望远镜去找彼。一般近视眼的教育者,若不利用那两种镜子,是很难看见机会的。

    (D)空想机会还有些教育者,机会没有来,到处自炫,就像得着机会一样。犹如两个近视眼比看匾,在匾没挂起来的时候,都去用手摸了匾。后来共请一位公证人去批评,他们各人述了自己的心得,公证人忍不住笑了,因为这匾还没有挂上,他们都是“未见空言”咧!

    这类“未见空言”的教育者,他们一味的空想,结果总没有机会去枉顾他一次。

    现在再谈谈好的教育者。我以为好教育者,应当具有灵敏的手去抓机会,并且要带千里镜去找机会,机会找着了,就用手去抓住彼,不断地抓住彼,还要尽力地发展彼。

    再说一说教育者的责任。简单一句话,教育者的责任就是“不辜负机会;利用机会;能用千里镜去找机会;会拿灵敏的手去抓机会”。

  办学者和学生都应当看看教育者是否利用他的机会;如果没有利用他的机会,便是他没有尽责。尽责的教育者,可以使学生发生“快乐”与“不快乐”两种感想;但是不尽责的教育者,也可以得着这两种情形,这是什么缘故?  

 因为教育者尽责,可以使学生在物质环境中做好人,教他学习一种技能去主宰环境。这种教育者,学生对于他有合意的,有不合意的。合意者不生问题,不合意的学生只请他认定教育者是否教我们做一个好人。如是,那我们就应当忍耐着成全这教育者的机会。设若教育者不负责,辜负了机会,不使学生求学,我们这时候,应当知道学生有好有坏,教育者也有尽责与不尽责,不尽责的教育者常为坏学生所欢迎,同时也被好学生唾弃。做好学生、好教育者,更应当对于坏教育者、坏学生加以严厉的驱逐,使这学校成为好的学校。

  这桩事,无论是教育者、学生、办学者,皆当注意。我们不能辜负这机会与责任,自然要奋斗。攻击坏教育者、坏学生,是我们不可不奋斗的事,尤其是安徽不可不奋斗的事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①本篇系陶行知1921年夏在安庆暑期演讲会上的演讲记录。原载于1922年7月7日《民国日报·觉悟》。

   ②门罗(1869—1947):今译孟禄。




分享到(包括微信):



上一篇文章:中国教师报编辑梁恕俭谈当今社会形势下怎样做老师(系统管理员) 下一篇文章:电子备课模式实践与研究(侨香教师)




新闻中心名家视点
·周国平:做一个有灵魂的人
·叶圣陶论教育
·陶行知—— 教育者之机会与责任
·中国教师报编辑梁恕俭谈当今社会形势下怎样做老师
·蔡元培北大就职演说(1917)
更多文章 >>>


 0755-82425941           
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红岗路1008号        邮政编码 518029        粤ICP备09166460号-2 
你是第  位访客  共  篇文章  关键字搜索>>>>  后台登陆